25 7月 by admin

同为大满贯冠军,莱巴金娜商业价值为何比不上拉杜卡努?

同为大满贯冠军,莱巴金娜商业价值为何比不上拉杜卡努?

关于网球运动员来说,赢得首个大满贯犹如叩开一扇簇新的大门,名声、荣誉、金钱会接二连三。单单是两三百万美元的大满贯冠军奖金,就满足球员花很长一段时刻。不过,大满贯冠军历来不只止于奖金,更是登峰造极的荣誉,而在市场经济兴旺的现代社会,这样的荣誉是能够变现的。也便是说,赢得大满贯历来不只仅是两三百万美元的奖金,其背面更可能是财源滚滚的商业代言。比方,拉杜卡努上一年赢得美网冠军之后,她的状况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首先是获邀参加纽约大都会慈悲晚宴,还去观赏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紧接着一大批商业代言接连不断,她现在的资助商包含依云、英国航空、沃达丰、保时捷、蒂芙尼、迪奥、保时捷等很多闻名品牌,估计商业代言收入已达千万美元等级。从赛场成功到商场成功,拉杜卡努仅用了不到1年时刻。此前,大坂直美在夺得美网冠军之后,也是狂揽了一堆代言合同。在登顶国际榜首、拿下四个大满贯冠军之后,大坂直美现在每年的商业代言收入超越5000万美元。相较于大坂直美和拉杜卡努的成功,也有人在赢得首个大满贯冠军之后依旧默默无闻,商业代言收入并没有呈现爆发式增加。比方克雷吉茨科娃,这位捷克球员上一年在法网拿下了女单和女双两个冠军,照理说这是十分惊人的成果,但她在夺冠后并没有签下金额不菲的商业代言,乃至有很多人记不住她的姓名。与吸金才能超强的拉杜卡努比较,克雷吉茨科娃在商业方面的成果几乎何足挂齿。在我看来,她夺冠后仍在很长时刻内穿戴那套固定不变的海德网球裙,仅在本年法网期间才换上了新款斐乐网球裙,标明她总算接到了新的服装代言。现在,克雷吉茨科娃惨白的名声和商业代言,好像又将在另一位大满贯冠军身上重演。你猜的没错,我说的正是本年温网女单冠军莱巴金娜。我猜测,莱巴金娜未来1-2年的商业代言不会有大幅增加,乃至很可能被人敏捷淡忘。人们常说,女性长得美丽,其重要程度要排在有才和有才能之前。这话说的不尽有理,但也在必定程度上阐明容颜关于女性的重要性。照理说,莱巴金娜长得比克雷吉茨科娃美丽多了,可为什么我仍是不看好她未来的商业价值呢?想要说清楚这个问题,咱们无妨先剖析一下为什么拉杜卡努和大坂直美的商业价值会如此之高,或者说她们身上到底是哪些特质使得很多资助商在她俩身上投入那么多血本?细心比较一下拉杜卡努和大坂直美,咱们很简单发现她俩身上的共性特征:榜首,两人都来自有影响力的大国。拉杜卡努的国籍是英国,大坂直美的国籍是日本。有大国的加持,这使得球员不只有满足的底气,还有巨大的消费市场。正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第二,两人都跨不同的种族。拉杜卡努是罗马尼亚和我国混血,她出世于加拿大,后移居英国。大坂直美是海地和日本混血,其父可能是美国国籍,母亲则是日本人,大坂直美出世于日本,后移居美国,这以后又将国籍改为日本。两人的出世生长阅历都触及多个大国,而且还跨种族,这在商业推行方面是个巨大优势。第三,两人还跨不同的文明。不同的种族和杂乱的生长阅历,其背面是不同的文明。这使得拉杜卡努和大坂直美在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文明之间穿行自若,天然就简单拉拢到更广泛的支撑人群。咱们都知道,商业资助最重要的便是吸引到满足多的、来自全国际的重视。当然,拉杜卡努和大坂直美在成名初期还签下了闻名的生意公司,他们的成功与生意公司高水平的运作也有很大的联系。别的,两人在应对媒体和参加公共活动时的体现也可圈可点。虽然大坂直美为黑人发声和自动曝出抑郁症存有争议,但又何曾不是获取支撑和怜惜,乃至是博眼球的高超之举呢?拉杜卡努和大坂直美身上呈现出的特质,恰恰是克雷吉茨科娃和莱巴金娜缺少的,这也正是后者商业价值不高的最重要原因。克雷吉茨科娃出世于东欧小国,个人形象并不杰出,又不会投合大众,也不善于炒作、包装和推介自己,后续的赛场成果也没有获得继续的打破和前进。莱巴金娜出世于俄罗斯,而俄罗斯正遭受着西方国家严峻的经济制裁。虽然莱巴金娜在2018年已转投哈萨克斯坦,但这个中亚小国在国际上并没有什么位置,其国内的消费市场规模也十分有限。所以,无论是俄罗斯出世布景,抑或是哈萨克斯坦的国籍,都无法给莱巴金娜带来满足的支撑和重视度。再加上莱巴金娜的性情较为内向,行事低沉,往常少言寡语,估计很难引起资助商的爱好。相反地,假设温网女单决赛中取胜的不是莱巴金娜而是贾巴尔,我信任后者的重视度会比前者高得多,影响力和商业代言也将有很大提高。照这个思路猜下去,我乃至以为假设本年法网女单夺冠的是高芙,她的商业代言或许也会如拉杜卡努那样迎来井喷。相同都是大满贯冠军,有人在市场上默默无闻,有人却捞金很多,这国际便是这么“不公平”。(来历:网球之家 作者:云卷云舒)